今次站主又抽時間去埋錦田五圍之中嘅南圍、吉慶圍,泰康圍同永隆圍。鋻於早前已經介紹過有關錦田嘅歷史同由來,喺呢度我就唔再重複喇。大家可以去翻錦田五圍(一)|北圍 重溫一下。

南圍

即係現今嘅吉慶圍,泰康圍同永隆圍。泰康圍、永隆圍與吉慶圍嘅圍門都被列入歷史性建築,不過圍村裡都沒有建立鄧氏宗祠,現時錦田的四幢鄧氏宗祠分別建於水頭村、水尾村及祠堂村中。

永隆圍

最初稱為「永龍圍」或「沙欄尾」,後來改為永隆圍,位於元朗錦田錦田公路側,由鄧洪儀的孫兒鄧紹舉於明朝成化年間建成,與吉慶圍、泰康圍兩條圍村同時期興建。

圍門

永隆圍的圍牆由鄧瑞長與鄧國賢於康熙年間加建,用以保護村中族人。但喺泰康圍建成後,永隆圍嘅村民因避忌其風水佈局而拆卸原有之圍門、圍牆和更樓等建築,將圍村主要入口由西面移至南面,所以現今嘅圍門已經唔喺圍村嘅中軸線上。

眾聖宮

永隆圍的神廳「眾聖宮」位於圍村原來方位中軸線上嘅後方,供奉11位神靈,以觀音娘娘為主神。以前村內每戶每月均要輪流保管門頭牌,保管嘅家庭負責每天上香兩次;而以前嘅村民會利用廟前空地擺設婚宴和丁酒。

耕心堂

鄧氏私塾耕心堂大約喺1880年代由鄧耕心興建,屬於傳統「卜卜齋」教學形式。但喺1926年政府興辦的錦田公立蒙養學校建成後之,耕心堂就同其他傳統書室一樣失去書室的功用;而耕心堂就成為咗永隆圍鄧氏嘅家祠,村民會喺耕心堂舉行慶祝添丁嘅元宵點燈同紅、白二事。

而永隆圍嘅北部現今已發展成為「錦田芭堤雅」,有17幢樓高三層村屋,設有獨立屋苑圍牆同大閘。

永隆圍功名牌

永隆圍圍門雖然較細,但保持咗傳統圍門的嘅風格,而永隆圍圍門中懸掛住八個功名牌匾,一個小小嘅圍門內展示咗八個功名牌匾,可見鄧族獲得功名的賢士為數不少。

但其中有兩個牌匾表面油漆部份已經掉油,牌匾中式舉人的名稱已經睇唔清楚了。

開放時間:不對外開放 (除非得到村長的批准)

永隆圍的圍牆被列為二級歷史建築物,而眾聖宮同耕心堂則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物

泰康圍

位於元朗錦田錦田公路側錦田街市後方,同吉慶圍一樣明憲宗成化年間由鄧璁及其他四人所建。初時亦無圍牆,至清朝康熙初年,由於盜賊為患,鄧文蔚及鄧皆悅才倡議加建圍牆同挖深溝,並喺唯一嘅入口安裝連環鐵門,以防禦寇亂。

泰康圍以出了清代香港境內第一位進士鄧文蔚而廣為人識。鄧文蔚為錦田鄧氏十七世祖,號泉菴,據嘉慶《新安縣志》《人物誌》載他年少好學。鄧文蔚是順治十四年丁酉舉人、康熙廿四年乙丑科陸肯堂榜第三甲進士,授浙江衢州府龍游縣知縣。他於康熙八年「復界」後設立圓塱墟。其後他倡議在水尾村興建「鎮銳鋗鄧公祠」。其直系子孫於乾隆戊子年在泰康圍外興建「龍遊尹泉菴鄧公祠」,號「光裕堂」,祠堂週圍後來聚居成村,是為祠堂村。

祠堂村

鄧伯裘故居

鄧伯裘(1876-1950) 是錦田鄧洪儀一房之第廿六世祖, 水尾村鎮銳鋗鄧公祠 (1685) 「茂荊堂」就是為了奉祀鄧洪儀的三名兒子:鄧鎮、鄧銳及鄧鋗而建。鄧伯裘是戰前元朗區內首富,擁有大片土地。

龍游尹泉菴鄧公祠

圍門 – 鐵門事件

講番泰康圍,喺1899年4月17日大英帝國佔領大埔,之後繼續向錦田、元朗一帶推進。經過新界六日戰,正式佔據吉慶圍。英軍仲將吉慶圍同鄰近泰康圍嘅連環鐵門一齊奪走,作為戰利品,運番倫敦作展覽。

錦田鄧族居民對失去祖傳鐵門耿耿於懷,屢屢要求索還不果。及至1924年,族人鄧伯裘與鄧煒堂再重提舊事,要求交還鐵門,正值當時正醞釀爆發省港大罷工,時任港督司徒拔答應要求,輾轉在蘇格蘭(又有人話係愛爾蘭)尋獲鐵門,運番香港,據說英人刻意掉亂鐵門歸還,一對鐵門中鐵環較粗的是屬於泰康圍,另一半鐵環較幼則屬於吉慶圍。喺1925年5月26日司徒拔親臨主禮,舉行交還鐵門儀式,重新安裝喺吉慶圍圍門上,並立碑以誌其事。

泰康圍此後再無加置鐵門,而圍牆亦無保 存下來,現時只剩低象徵式嘅圍門同一幢西北角炮樓,圍門於1986年曾進行重修,大門上方置有一塊用小篆書寫「南陽華裔」嘅石匾。大門一副對聯:「錦水心田龍現蛟騰翻暖浪、泰階康里挂香蘭茂發陽春」。圍門的通告板可以暸解到泰康圍後人分支眾多,包括鄧泉菴祖鄧光裕堂、鄧洪儀祖、鄧南溪祖、鄧嵩閣祖、鄧植良祖等的通告。喺圍門裡頭富有特色,通往圍內的大門畫有梅蘭菊竹圖案,其中最罕見嘅係圍門內除咗福德正神(土地神)之外,同時亦供奉住道教龍虎宗張天師畫像,旁邊有一副對聯:「鳳凰池上神仙客、龍虎山中幹宰相家」;然而個西北角炮樓亦都喺高崇的別墅屋之中見唔到。

喺圍內沿中軸線走到盡頭,係村中嘅神廳,大門上刻住「慶福堂」三字,大門兩旁掛有木聯:「泰運喜光臨定卜家饒戶足、康里憑英蔭 咸歌物阜民安」。

隨按鄧族的春、秋二祭和元宵點燈等習俗外,泰康圍還舉行七年一屆嘅「酬神化衣」,最近一屆在2014年舉行,2021年因疫情關係需要延遲一年。雖然稱為化衣,但其實係一個迷你醮會,儀式略為簡單,仍然保留一般醮會嘅主要部份。

圍外嘅水井

「酬神化衣」首先於年初在圍內神廳「慶福堂」進行問杯「打緣首」,選出10名緣首。到咗年尾,就喺圍門外進行為期兩日嘅科儀儀式。醮會開始前,先喺圍門前進行「祭英雄」,然後前往圍外嘅水井進行「取水」儀式。而醮會唯一嘅旛桿豎立在圍前嘅車路口。再喺圍內神廳迎請眾神同社稷等地方神祇到醮場,下午首先貼榜,然後開始「啟壇」儀式,至晚上進行「祭小幽」後結束首日儀式。第二日進行「早課」和「行朝」後,進行「啟榜」儀式。村民喺晚飯過後合力抬大士王圍繞泰康圍走一圈,然後進行祭幽科儀,喺「祭大幽」後再火化大士王。翌日仲有「酬神」和「送神」。泰康圍沒有逐家逐戶地進行「行符」,只係比每戶派發「平安符」,比大家拎番屋企於醮會結束後自行貼上。

吉慶圍

係香港一個著名嘅圍村,位於元朗區元朗錦田公路旁邊。但由於這一年的疫情關係,現在已經禁止遊客進入,站主亦只好乖乖地喺外圍影相。

吉慶圍建於明憲宗成化年間(1465-1487年) ,由鄧氏十八世祖鄧伯經所建,吉慶圍建圍時圍門偏西,跟風水有關。最初立村時跟泰康圍一樣,只係一條村並無圍牆,係直至清康熙初年因為盜賊為患,族中鄧珠彥和鄧直見二人倡議加建高6米嘅青磚護牆以加固防禦,將吉慶圍建成一個正方形圍村,而圍內巷里相間對稱,圍外同時挖有護河,圍的四角築有炮樓作為監視同防守用,四邊牆壁上鑿有銃窗,圍門除咗趟櫳門之外加建繩網狀的鐵門。

繩網狀嘅鐵門以鐵枝扭花打造而成,由於鐵枝無接口,除非受到炮火攻擊,否則唔容易破閘而入。圍村嘅特點係只有一個出入口,可以控制盜賊進入路線加以集中防備。當時嘅盜賊唔一定係自己打上門,係會有奸民同寇盜勾結,甚至假扮倭寇洗劫村落。

吉慶圍可說係全港唯一收費式本地圍村,可能遊客眾多,以前係經常見到長者喺圍門旁邊向遊客收入場費。

望入圍內,圍門中軸盡頭建有一幢神廳,神廳建設獨特,兩層高依圍牆而建,屋頂裝有鑊耳設計,喺圍外欣賞這一對鑊耳更清晰,鑊耳有象徵功名同官祿嘅意思,神廳裡頭有供奉神祇,神廳大門貼有楹聯「聖德宏深 戶戶同沾富貴、春光明媚 家家共享榮華」,橫批「神光普照」。

吉慶圍是香港境內典形圍村堡壘,加上吉慶圍一扇鐵門沾上新界抗英事件的火藥味,令到吉慶圍更有歷史價值。

吉慶圍鐵門

就上面泰康圍內容中提到鄧伯裘代表錦田鄧氏眾鄉民,成功向港英政府要求交還後,1925年5月26日,司徒拔親臨主禮,舉行交還鐵門儀式,重新安裝在吉慶圍圍門上,並立碑《吉慶圍碑銘》以誌其事。

基於獨特嘅建築特色及歷史地位,吉慶圍神廳、圍門、四面嘅炮樓及圍牆已被古物古蹟辦事處列為一級歷史建築。

新界抗英六日戰爭

1899年4月14-19日,這六日戰爭,新界人保維土地對抗英軍接管新界,對英軍進行武裝反抗,當時抗英戰線最後落在上村石頭圍(永慶圍)附近,英軍從大埔林村及粉嶺趕至,約二千六百名鄉士在石頭圍一役中遭遇英軍(殖民軍)伏擊,把部份鄉民沿七星崗迫往雞公嶺下,最後在英軍的槍火下壯烈犧牲。部份鄉民則逃回吉慶圍,英軍追至吉慶圍及泰康圍時,藉有抗英村民藏於圍內而武力進入搜查,鄧氏村民雖然據守反抗,英兵以槍火下由工兵運炸藥從圍之東北角牆身挖孔填入,把18英尺厚圍牆炸開繼而攻入圍內巷戰,結果是眾鄉民賠上性命,村民最後投降,英軍將圍門鐵閘拆走作為「戰利品」,運返英國。

友鄰堂

戰事中八鄉上村同錦田鄉吉慶圍犧牲嘅鄉民,分別被供奉於八鄉古廟烈士祠及妙覺園義塚之中。但喺錦田市街上有一幢非常低調嘅「友鄰堂」,這一幢友鄰堂前身係英雄祠,亦係供奉當年在吉慶、泰康二圍捨身嘅抗英烈士。

喺1990年重建,門旁邊有牌匾記載住。

地下正中設有神壇,上面供奉三面藍底金字的神位,神檯兩側寫有對聯:「英烈勇忠煥然千古 雄豪顯赫胡不萬年」,橫題「厥靈厥聲」。居中的神位上寫著「南陽鄧氏諸位志士之神位」,右邊神位寫著「別鄉親朋諸位志士之神位 本鄉異姓諸位志士之神位」,左邊神位寫著「南陽鄧母諸位烈婦之神位 本鄉異姓諸位烈婦之神位」。每天早晚都有專人在神位前供奏清香,以示悼念。 #資料由坐言集之錦田友鄰堂提供

附近仲有一個名為的錦田紅磚屋的市集同錦田壁畫村。

錦田紅磚屋

是一處香港旅遊景點,本身係一間蠟燭廠,喺2007年改建成充滿特色嘅室內市集,內裏52間店舖全部是一間間以紅磚建成的小商店。

開放日 :逢星期五、六、日及香港節日與公眾假期

開放時間:早上10時至晚上8時

錦田壁畫村

其實就係沿錦田公路,由耕心堂去到吉慶圍,沿路有不少由熱心市民同義工一筆一畫繪畫出來,所以請大家來參觀之餘,唔好整污糟!

**疫情期間,希望大家四處參觀打卡之餘,記得帶番口罩呀!

Comment比我,一齊分享吓!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